冷cp速食者

我福福就算是饿死,从这儿跳下去,死外边,也不会再吃一篇刀子。

红栀子花

真的很喜欢这篇,转载是希望可以方便N刷,很治愈,很治愈,虽然不长,但也足够有力,我没有多大的影响力,如果这为数不多的fo能够看到这篇动态,就算只有一人,也真是太好了。


低眉信手:

 


/送给我的两个小傻蛋 @Niyo.  @摸鱼大队小分队队长雅瑶 


 


 


/良心发现最近好像有点虐,就就就发个小甜饼吧,好好好,那我留着ww不删啦 


 


/欢迎来到这两位的杂货店,晚安,做个好梦


 


 


 


 


 




“格瑞,我没看见北街的牌子啊?”金拿着手机,手里提着刚刚去市场买回来的铅笔还有橡皮之类的小玩意儿,外形都很可爱,什么长颈鹿的笔盖啊,长了翅膀的尺子,木制彩绘长手长脚的小人,都是些让人看见就想尖叫的东西。小姑娘们说这是萌物,有的去金他们店里只是为了拍照找点气氛,但这其实是被默许了的。


 


 


夕阳装满整整一桶橘红色,肆意泼洒在大街上,再贴上一层鲜艳的保鲜膜,空气干净澄澈。金站在十字路口,车辆间歇性地穿过斑马线,他四处望了望,还是没有看见格瑞说的那个街牌。


 


 


这是金第一次一个人去这么远的地方买东西,每次在市场选商品的时候都是金比较积极,再说,要金想象格瑞板着张面瘫脸指着一个粉红色的兔子说这个好看要这个,他也想象不出来。所以,金一直觉得去选东西的时候格瑞的存在感极低,站在他身旁一言不发,金问到的时候才点点头或者摇摇头,此外都很安静。


 


 


但是当现在金一个人站在街头有些犹豫不决该往哪里走的时候,却突然明白了格瑞的作用,可能就是带他走路吧,跟着格瑞上街,金总是东张西望,没考虑过要去哪里,但是只要跟着格瑞总不会迷路的,不会像现在这样。


 


 


“你看看你的右手边,有没有一个蓝色的牌子。”对面传来他冷而平静的声音,不知为什么,金听到这个声音却觉得温暖非常,好像在大雨倾盆的时候有了一个倾诉的人,说什么我的钱丢了,我想你了,或者说我爱你这样的话都可以。金甚至觉得,不管他能不能顺利回到店里,格瑞都能找到他,那么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他讶异于对这种安全感的信任,以至于依赖。


 


 


 


“... ...唔。”金手里提着一大堆东西,勒得手疼,就先放在了地面上。格瑞听见了,沉默了一下,又默默补了句:“拿筷子的是右手。”


 


 


“我知道,”金听见格瑞的话笑了起来,觉得格瑞现在好像就站在他身旁一般,“我没那么笨。”


 


 


“哦?”声音很轻,金想象着格瑞的手肘撑着柜台,唇齿相合间吐露出的极低的,与其说是疑问句倒不如说是陈述句。柜台上摆着一只毛绒绒的蓝色垫子,垫子上躺着他们的猫咪,那只猫咪不知为什么很黏格瑞,可能是格瑞总是喂它牛奶的关系。想到这里,金缓缓垂下眼帘,静静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糟了,金脸有些红,他想到,糟了,这下是真的完了。


 


 


“格瑞,我觉得我好喜欢你啊。”金说完轻轻笑着,抬起头终于找到了格瑞说的北街,于是拎起东西继续朝前走,顺着那条街再走半个钟头应该就能回到他们的店里了,也不知道格瑞吃饭没有。


 


 


“... ...白痴。”对面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然后金听见格瑞几乎是从喉咙里压着,低低说出的那三个字,好像只要说给自己听似的。“快回来。”


 


 


 


“你在等我?不用等我啦。”对于格瑞的反应,金很开心,他知道格瑞不是那种嘴上给予激烈回应的人。金忆起上个夏天,他们睡在阁楼上,半夜三更的突然打雷,停电了,楼下的店铺里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刺耳声音,应该是什么东西给打碎了。格瑞从床上起来想下去看看,金也醒了,抓着格瑞的衣服说他也去。格瑞的眸子沉了沉,说,那你小心点,然后就一把抓住金的手,牵着他下楼去了。那时候金刚刚过完二十二岁的生日,早就不是小孩子了,但是格瑞牵着他手的姿势却好像牵着个可能随时都会摔倒的孩子。金任凭他握着自己的手指,格瑞的指尖有些凉,手心却是温热的,指纹融进金的手背,心跳声清晰可闻。


 


 


“好好好,我正在飞快地——赶回来,找到路了,你先吃饭啦。”金听着格瑞答应了之后就挂了电话,北街的一旁是一条闪闪发光的河流,蜿蜒着穿过整座城市,这个城市实在太大了,金看着河水,手里捏着手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把手机丢进去看看是什么样子,但是格瑞在的话肯定会说他傻的。城市是很大,但是,金要去的也只有那一个地方罢了。


 


 


杂货店的墙是红砖灰泥砌的,墙上爬满了枝叶深绿的凌霄花,黑色锁链状的绳子穿过木质招牌,橱窗落地,格瑞每天都把它们擦得干干净净的,透过玻璃就能看见金养的那只胖猫咪,眯着眼睛窝在格瑞的手臂旁。格瑞大多数时候是在看账单,要么就在记录今天一整天的货物进出。


 


 


 


金不太懂格瑞的这个做法,但格瑞本就是个细致的人,金还开过玩笑说,上次我在电视上看见过,有人说每个家里总有一个人在天天算账,我们家就是你吧?


 


 


格瑞可能是被金说的那“一个家”三个字给弄得愣了下,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低下头看着金那双海蓝色的眼,金嘴巴上还沾着饭粒,也是睁大眼睛望着格瑞。格瑞好像有点无奈,用食指敲了下金的脑门,说,吃饭别看电视。


 


 


 


“格瑞,我回来了!今晚吃什么!”金推开店门,门把上系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荡来荡去,最后一圈绕上了把手。胖胖的猫咪一下子从柜台上跳下来,扑进金的怀里,金被小家伙逗笑,奈何手里还提着口袋不能立刻把它抱起来。格瑞见状就走过来,用手赶了赶那只猫,接过金手里的东西,说,“吃玉子烧。”


 


 


“哇,那也太好了吧!”金怀里还躺着猫,却忽地一下子松开手,猫从他怀里跳下来。金抱住格瑞的腰,脸贴在他胸口上,就觉得自己走了好久。因为深深知道格瑞不会拒绝,所以肆无忌惮地去拥抱他,有点轻微的心慌的感觉,格瑞身上很温暖。


 


 


“我很想你,还以为走不回家呢。”金在格瑞怀里低声说,抱得很紧,那只猫咪在他们脚边转来转去,最后在原地趴下了。


 


 


格瑞的手先是在半空停留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地放在金的背上,下巴碰到了金的脸颊,他低垂着好看的眉眼,说,我知道了。


 


 


“那吃饭?”金在他怀里抬起头,还舍不得放手。


 


 


“嗯。”格瑞任他抱着,然后说,“先洗手。”


 


 


吃完饭已经是八点了,格瑞都在一直等着金回来,所以今天两个人的晚饭都吃得比较迟。现在门外已经没什么人经过了,格瑞就去把店门拉上,上锁,打开了二楼的灯,接下来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时间了。


 


 


金裹着毯子坐在沙发上,格瑞在他面前放了一碗牛奶,然后又转身去喂猫。金装出抱怨的语气说,格瑞,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喂完我就立刻去喂猫好不好?


 


 


怎么了?格瑞淡淡说道,没有回头,蹲着继续给猫倒牛奶。


 


 


“这样不就显得我和猫是一样的了吗?”


 


 


“都是我喂。”格瑞身上穿着黑色的长袖T恤,露出来的双手显得很白,骨节分明堪称性感,不知道为什么,格瑞的这句话弄得金有些觉得奇奇怪怪的。


 


 


金把格瑞的手机放在咖啡杯上搭着,窝在沙发里看他喜欢的电影,看着看着竟然有些昏昏欲睡的。格瑞坐在他身旁,金不知不觉地倒在了格瑞身上,后者给他掖了掖被角,还给金擦了下嘴巴。


 


 


然后格瑞摊开信纸,看了一眼爱人的睡脸,低下头慢慢写了起来。


 


 


尊敬的先生/小姐:


 


 


 


我是曾经的,这家店的主人之一。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我让金答应过,如果我先于他死去,他不能孤孤单单的,要找个人一起住,如果你恰好来到这里,看到了我的信,那么请答应我无论如何都要宽容这个家伙。他也许已经五十岁,或者六十岁,如果我活得更久,那么就七十岁吧。如果比这更早,请你劝劝他,不要老是哭。


如果很不幸,那时候他也疾病缠身,请抽一点时间提醒他吃药,虽然这个要求很冒昧,但是我真的有点不放心,说句我平时不会对他说的话,他是个很可爱的人,你或许会喜欢他的。


请尽量在晚上十一点之前回来,因为在那之后你才回来的话,声音会吵得金睡不着觉,因为那时候我们都老了,但是他那个笨蛋是不会对你说的,只好我来说了,请谅解我不能陪在他身边的遗憾之情,而你或许也知道,独自入眠,任何轻微的声响都会让人觉得寂寞的。


他喜欢甜食,也喜欢小孩子,他舍不得墙边的凌霄花,也不懂该如何照料它们,如果你喜欢,我就送给你,拜托你偶尔帮它们浇浇水。


这封信留给你,请不要告诉金,在他死之前,我都不想让他知道,请多多体谅这个笨蛋,为此我万分感谢。


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请当你在看见他悲伤的时候,告诉他,我很爱他。


 


 


 


 


 


格瑞写完后就把信纸给叠好,揣进裤兜里,然后将金连着毯子一起裹起来抱上楼去,将他在床上放好,下楼去整理了一下金买回来的东西,最后把信纸放进柜台,压在了最底下的抽屉里,上了锁。


 


 


 


等格瑞回到床上的时候,金睡得像一只海星一样。格瑞坐到床边,把金的手移开,躺上床去。金感觉得到格瑞什么时候在他身旁,几乎是习惯性地靠了过去,把脑袋垫在格瑞的胸口上,怀里搂着被子,睡得很熟。格瑞侧了侧身子,让金好睡一点。


 


 


年轻的时候,就很容易嫉妒,嫉妒的时候,就会显得爱情很强烈,然后等日子慢慢过去,变得平淡又信任彼此之后,这种强烈会稍退一些,又是另外的感觉。


 


 


去年圣诞节许愿的时候,金许愿说,我要永远和格瑞在一起。格瑞看了他很久,然后在他的要求下,也许了个愿,金问他是什么,格瑞说,没什么。


 


 


爱得过分而产生的颤抖感,互相拥抱着没有任何区别,好像谁也离不开谁,但是格瑞不那么感情用事,他相信金说的,要永远在一起的话,因为金就是那样的人,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格瑞听见了纵然欢喜,却不知道为什么,心口总有些慌乱。


 


 


所以,他许了个愿望。


 


 


希望神明保佑,在我活着的时候,能永远照顾他。



“考试正确率100%”
影山兄弟给您奶一口。